“扛不住”深圳高厂租,大型制造企业开始加入外迁洪流,仅剩的厂房空间紧缺“越摞越高”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23日
       深圳报道,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 深圳的两家大型制造企业史丹利百得和村田制作所相继离开并关闭。 原因可能与深圳的高租金有关。 对此,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走访了深圳多个工业园区, 以深入了解深圳工业园区的租赁情况。 华夏时报记者在走访中发现, 深圳大部分工厂的租金在30元/平方米/月以上, 是10年前的2-3倍。 此外, 随着空间资源越来越稀缺, 16层的厂房纷纷出现在深圳。 与此同时, 深圳在产业转型升级之后, 科技型企业也在向外迁出。 工厂“堆”到16楼。 “十年前这里的厂房租金是15元/平方米/月, 现在这里的租金普遍是30元/平方米/月。” 从事该行业10年的资深厂房地产顾问杜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现在深圳厂房的租金是十年前的2-3倍。 工厂中介郭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深圳大部分工厂的租金都在30元/平方米/月以上, 东莞、惠州的工厂一般在12-13元/平方米/月左右。 深圳。 《华夏时报》记者在华南地区最大的工厂选址平台“选址”APP上搜索发现, 东莞、惠州的工厂租金普遍在10-20元/平方米/月左右, 深圳工厂租金一般为25元/月。 平/月以上, 甚至部分厂房租金45元/平方/月。 “大朗工业区现在是龙华区最后一个比较集中的工业用地, 现在清湖很多工业区都在商业化,

合同最多只能签一年。” 杜先生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 现在深圳很多工厂都改成电商办公了, 深圳真正为工业预留的工厂越来越少了。 深圳市龙华区某公司即将搬迁的厂房张慧敏摄 深圳市龙华区厂房张慧敏摄, 租金32元/平方米/月 张慧敏摄 《华夏时报》记者在深圳市龙华区清湖地铁站附近的工业区发现, 建有工厂的大楼高达16层, 堪比住宅高度。 虽然每层有四台大型货梯, 但还是不够用。 华夏时报记者从一楼走到十四楼足足用了15分钟。 一名在8楼拖着一车废纸箱运到1楼的工作人员直言自己等电梯已经一个小时了。 深圳市2013年印发的《深圳市人民政府关于优化空间资源配置促进产业转型升级的意见》强调, 由于率先遭遇空间资源紧缺问题, 深圳要加快产业转型升级。 提升、限制和淘汰落后产能, 构建以“高、软、优”为特征的现代产业体系。 随后, 深圳制定了15条地方环保法规, 开始从严查处环保。 至此, 经过多年发展, 以制鞋、模具、塑料、五金电镀为代表的高耗能、高污染、低产能的传统制造业纷纷离开深圳, 转向东莞等内陆地区。 华夏时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 大量公司名称中有“精密仪器”、“科技”、“智能”、“电子”等字样, 似乎跟上了深圳高新技术产业的步伐。
        不过, 虽然是深圳推动的高新技术产业, 但也有搬出深圳的现象。 深圳一家科技公司的高级经理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去年公司厂房面积扩大到2万多平方米。 为节省人力和租金成本, 公司将工厂从深圳市龙华区迁至东莞清溪镇。 . 今年6月, A股上市智能科技公司万兴科技(股票代码“300624.sz”)在湖南长沙投资建设第二总部。 “我们深圳公司的办公室在软件园的不同楼里, 因为园区的写字楼太紧了。” 万兴科技员工温先生来自长沙。 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他正在等待长沙第二总部的建设。 在那之后, 准备自己去。 德利集团搬出的深圳工厂。 工厂搬迁关闭情况张惠民摄。 报道称, 深圳制造业外迁已成趋势。 同时,

大部分搬迁企业不再是低端落后的制造企业, 而是先进的制造企业, 特别是一些大中型企业。
        2019年6月, 深圳市政府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的《2018年深圳市中小企业发展报告》显示, 2016年至2018年间, 37.5%的搬迁企业集中在 电子信息制造。 11月24日, 村田制作所(以下简称“村田制作所”)全资子公司埼玉村田制作所宣布, 将于2020年12月关闭其生产子公司盛隆科技。 报道称, 村田是一家全球集成电子元件制造商, 主要从事陶瓷类电子元件的开发、生产和销售。 埼玉村田制作所(原东光集团)官网表示, 近年来, 智能手机市场等主要市场的需求多样化, 开发周期缩短, 与海外厂商的竞争加剧, 导致业务非常严峻 环境。 由于盛隆科技产品品类需求锐减, 价格竞争激烈, 决定停产关闭公司。 就在11月, 全球最大的刀具制造商之一史丹利百得旗下子公司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史丹利百得”)宣布, 自2020年10月起, 从1月26日起, 全面停止生产经营活动, 史丹利百得提前解散。 对此, 史丹利百得解释说, 随着整体市场环境的变化和行业竞争的加剧, 集团不得不根据战略发展需要, 重组业务资源, 提升市场竞争力。 “苏州的地是我们自己的, 在这里租的。
       我们在这里已经十年了, 租期明年就到了, 租金涨得太高了, 现在每平方米38元, 是 简直不能接受。”前深圳史丹利百得经理曾向媒体公开表示, 史丹利搬离深圳的部分原因来自租金压力。 工厂解散后, 将搬迁至苏州, 与百得(苏州)电动工具有限公司合并。中小微企业的困境对于大型科技公司来说, 搬出深圳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人工和租金成本, 但对于中小微企业来说,

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多家厂房中介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如果厂房面积不是很大, 没必要搬到东莞和惠州, 因为厂房搬迁后, 随着厂房的变化 注册的地方, 供应商和客户也会发生变化。
        “今年的疫情影响了很多企业的生意, 大大缩减厂房面积的企业不在少数, 很多企业都在深圳配套。” 杜先生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一方面是高昂的人工和租金成本, 另一方面是深圳完整的产业链资源。 科技型中小微企业该何去何从?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小微企业的地价和劳动力成本上涨的情况是行业正常发展的结果。 深圳的小微企业要想生存, 就必须进行产业升级。 通过创新提高产品的科技含量, 从而创造更大的利润空间。 此外, 中小微企业可以转型为其他能够承受高地价的行业。
        如果转型升级不可行, 公司可以搬迁到惠州、东莞, 甚至河源和深汕合作区。 最后, 如果真的生意不好, 关门止损也是一个办法。